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iqugex.net】,最快更新承包大明最新章节!

    (求推荐,求收藏)

    这问题问得陈方圆都有些懵,反问道:“在贤侄看来,这账目还不算复杂么?”

    郭淡听得极是纳闷道:“可是我看着怎么比我牙行最简单的账目还要简单啊!”

    陈方圆听罢,顿时肥头直摇: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不错,你们牙行的账目是要比我们酒楼复杂许多,但那仅限于你们牙行从各地倒卖丝绸、茶叶、瓷器等等,因为这些买卖的账目,你们牙行要记录三家的,其中还包括一些损耗,以及运输费用,但若是你们牙行门店的账目,可就远没有我们酒楼复杂,你们那门店的账目无非就是牙人的佣金,以及收入,都没啥成本的。”

    郭淡听得是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陈方圆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贤侄,难道我说错了么?”

    郭淡猛地一怔,道:“你前面说我们牙行关于倒卖丝绸、茶叶的乃是最复杂的账目?”

    陈方圆点点头。

    郭淡愣得半响,突然噗嗤一声,笑了出来,旋即又哈哈大笑起来,越笑越大声,笑到后面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方圆见罢,不禁大惊失色,这莫不是得了失心疯,急忙喊道:“贤侄,贤侄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哈哈......!”

    郭淡摆着手,嘴上却兀自笑个不停,连话都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还没事?陈方圆哪里放心的下,盯着郭淡,生怕其出现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郭淡竟笑岔气了,剧烈的咳了几声,他一手揉了揉胸口,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,但心中兀自觉得好笑,枉我自认精明,却没有想到被那个女人狠狠阴了一把,真是可笑,真是可笑啊!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已经反应过来,寇涴纱那几天让他算账,根本就是有意试探他。

    这倒还没什么,身为总裁,总要弄些手段,来试探员工,关键他还在那里装傻充愣,自嗨,如今想来,既觉可笑,又觉尴尬,脸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陈方圆见郭淡突然又安静下来,心里是七上八下的,小声喊道:“贤侄?”

    郭淡偏目一瞧,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方才想起一个笑话。没事了,没事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继续看起来,速度依然快得惊人,但时不时,他又笑几声,弄得陈方圆是坐立不安,今天的郭淡透着一股诡异啊。

    一会儿工夫,他便看完第一本账目,又向陈方圆道:“这本账目供记录十一种酒,涉及到三个大酒庄,其中兴安伯的酒庄占六成份额,其余两家加在一块占三成,还有一成由那些小酒肆、小地主提供的。但是利润的话,兴安伯的酒庄所得利润要超过六成,不是因为他酒的利润高,而是损耗低,以及效率高,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兴安伯为人豁达,又不拘小节,故而与他合作的成本最低。不知我可有说错?”

    陈方圆闻言,急忙抢过郭淡手中的账目,翻到最后,看了看日期,又努力回忆了一番,突然震惊的看着郭淡,道:“你...你真的...。”

    嘴唇哆嗦得话都不说完。

    郭淡轻描淡写道:“雕虫小技,无须大惊小怪。”他现在真没有一颗骄傲的心。

    陈方圆嘴巴一闭,吞咽一口,紧接着道:“贤侄,你真乃神人也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此乃我肺腑之言。”陈方圆震惊道:“我...我做了几十年买卖,可也从未见过如你这般查看账目,这么快,还能够看得那么透彻。厉害,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肺腑之言,也给我打住。”郭淡苦笑一声,又道:“我想你这份账目还不足以反应整个酒楼行业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陈方圆惊讶道:“贤侄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郭淡道:“因为你的进货量基本上是以兴安伯的酒庄为主,故此兴安伯得酒卖得最多,若是进货量相当的话,只怕情况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贤侄说得一点没错。”陈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承包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承包大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