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iqugex.net】,最快更新开海最新章节!

    妇人幼女相互搀扶,在一众濠镜海盗的护卫下战战兢兢地走过议事广场,有趣的是她们看向周围活人是十分害怕,可见到道旁堆放的番夷尸首,大多又极其愤恨地唾弃出去,最终在香山县令周行脚下跪伏恸哭。

    周行搀扶这个提携那个,最后任由不到十岁的女娃子抱着他的官袍,紧抿嘴唇与民同哭。

    陈沐见不得这样的场景,何况他心里也清楚,他与香山令周行是各得其所。

    政绩与感激,都是周行的;功劳与战利,才是他陈沐的。

    李旦在濠镜长大,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,行走在濠镜潮湿而充满异域风情的街道上的他,远比香山时自在的多,头上顶着黑色船长双沿帽,腰插精致西方长剑,无袖粗布短打衫露出身上坚实的肌肉,脸上扬着年少轻狂的笑,直至接近陈沐所在教堂石基时才稍有收敛。

    “义父,孩儿已安排妥当,两条三桅大蜈蚣,一条双桅夹板大船、四条单桅小船,全被夺下。”

    李旦言语中带着如释重负的轻快,似乎他也是第一次做成这样的大事,笑着拍拍身上湿漉漉的衣衫道:“不过有两艘单桅船他们驾船要跑,孩儿炮击跳战,船是抢回来了,但几近击沉,要修两月,现在船厂已经被付百户带旗军控制看守,华宇在那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!”

    陈沐心里另一块石头落地,船夺下来,李旦也没做出选择,几乎是皆大欢喜,不过他还是诧异问道:“怎么多了几条船?你们损失了多少人手?”

    华宇拿来的情报里,麦亚图只有两艘蜈蚣大船与三条小船,怎么现在多了一艘双桅夹板大船和一艘单桅小船?

    “都在船厂修船,又都是番夷,夺船都打乱了,也分不清谁是谁,打完了才知道另外两艘船不是麦亚图的。”李旦这时候脸上不骄傲了,有些犯错的担忧,道:“船主是个贩硝黄的佛朗机人,跟水手长一起被打死了,义父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陈沐撇撇嘴,船主被打死,事已至此,还能怎么办,又还能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能理解佛朗机船主的做法,修船招来无妄之灾,眼看有穷凶极恶之徒占领船厂企图夺船,肯定要奋起反抗,这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陈沐稍稍狠心,出了口气道:“人手损失多少?”

    “伤了四个,咱都有准备,又调开他们的人,以多打少,还抓了十几个。”

    李旦说这话的样子轻松,不过陈沐能想象得到事情不会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事成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沐起身伸了个懒腰,活动两下指着远处议事广场道:“这边的事也妥了,抓了一些,还弄到大批战利。你让人去打听打听,麦亚图手下的几个船长在濠镜住哪里,再带人去把家抄了,等我和周县令与佛朗机人谈,定下濠镜的大事,把他房子也卖了。”

    杀人越货、扒皮抽筋、敲骨吸髓。

    李旦觉得跟着义父学到了,连连点头,“孩儿下去就办……船,是开回香山?”

    “回香山,回,不回了,船就放在濠镜修。”

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开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夺鹿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夺鹿侯并收藏开海最新章节